• <dd id="ccgcy"><center id="ccgcy"></center></dd>
  • <nav id="ccgcy"><code id="ccgcy"></code></nav>
  • <xmp id="ccgcy">
  •  1977年恢復高考以后,點上的知青們就陸陸續續地上縣來,開始復習各門功課。
    由于當時受《春苗》這部電影的影響,大家都在拼了命的掙表現,爭取手上的老繭能磨厚些,好得到貧下中農的推薦,去上大學。因此我們大多數的書本早就扔了。
    但最終貧下中農們還是沒有推薦知青,而是推薦了他們自己的子女們去上了工農兵大學。看來靠貧下中農推薦上大學根本無望,有可能是永無機會。現實擺在面前,要想去上大學,只有靠我們自己。
    唉!那年頭,貧下中農們也難啊!他們也有十多個回鄉知青,等著去上大學啊。
    可是公社只給了哈拉生產隊兩個上大學的名額,千軍萬馬要過獨木橋,那能不難嗎?
    好在當時恢復了高考,我們不用再去擠那獨木橋啦,又有了上大學的希望。于是,大家就忙忙碌碌地四處去尋找復習資料。
    我母親是文盲,就不說了,父親也只是在新津陸軍軍官學校時學了一點文化。除了弟妹們的課本,家里幾乎找不出啥書來。真是急死人了。
    好在陳陳的父母都有文化,他們家有很多的書,而他母親還是個老師,知道該怎么應試。
    我和陳陳當知青時侯是鐵哥們,于是我就跟著他一塊復習,系統地復習了所有知識。可惜我數學基礎太差,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補的起來。
    陳陳的母親就讓我放棄復習數學,集中精力突擊文科的幾門主科,以此揚長避短。數學在選擇題上全選擇B,選對錯題就全打鉤,只要不得零分,就行了。
    我就按照這個方案去參加了高考。考場上,自我感覺良好,覺得發揮的還不錯。
    公布考試成績時,大大出乎我的預料,就連我初中時的老師們也感到驚訝,我自己也很高興。
    高考結束后,多數知青都留在了縣上做工掙錢。只要向生產隊交上超支款,就等同于出工了,生產隊還照樣給你記工分。因為那時一個壯勞力每天十個工分,才值八分錢。知青們上交的超支款,要遠遠高于這個數。
    我那時在磚瓦廠打土坯。打一匹土坯七厘錢,每天打一百匹就有七角錢的收入。所掙的錢除了給生產隊交超支款外,自己還可以得一部分。
    打土坯最難的事是去套牦牛。
    磚瓦廠飼養了一大群專門踩黃泥的牦牛。老實的牛雖然聽話好套,但套上去確沒啥力氣,踩不了幾圈就踩不動了,打都打不走。調皮的牛有力氣,但要用角打人,不好套。
    幸虧在當知青時接觸過牛,還練就了一點膽量,就敢去套那調皮的牛。
    每回要套兩頭,把它們牽到事先挖好,并用水已發好的泥塘里。在泥塘中間釘根鋼釬,把兩頭牛并排的套在鋼纖上,然后就一圈一圈地趕著牛去踩。再調皮的牛這會兒也都老實了。
    到了冬天,因為上凍,就打不成土坯了。
    這時就去毛埡四隊給磚瓦廠拉柴火。每天凌晨四點鐘就要出發,拉上架架車走十幾公里路,來到毛埡四隊公社駐地,天才剛剛亮。這里堆放著牛場娃用牦牛從臥龍溝馱上來的柴火。拉回縣城的的磚瓦廠每一百斤給八角錢的運費。
    公社一出來就是一段陡坡,要大家都合力才能把裝滿柴的架架車推上去。如果去晚了,別人都走了,就憑自己家的兩三人是推不上去的,所以就不能去晚了。
    為了多掙錢,每車大概要裝一千多斤。拉到理鄉路七公里的地方,有一條小河。大家就在這里燒茶,吃中午飯。
    吃了飯繼續前進,幾乎要到傍晚,才能拉到目的地。要到磚瓦廠時,又是一段上坡路。  
    這時我們都己精疲力盡,那怕拼盡最后一點力氣,累的腳肚子發軟,也得拉上去。過了稱,才能拿到錢。
    那時掙點錢,真的是很辛苦的。
    后來知青辦不同意生產隊的做法,就開始清理我們了,要求所有知青必須下農村去。我們就只好回到知青點,邊勞動,邊等學校的錄取通知。
    也就是在這個時侯,我回到知青點才幾天時間。糖廠去熱拉煤炭廠拉煤的張成富師傅,就給我帶來口信。說我的母親重病,住進縣醫院,已經都下了病危通知了。父親要我趕緊回去。
    張師傅說,“我一會裝了煤回來,你就坐我的車上縣。”
    回到縣上,我就趕緊往縣醫院跑。
    母親躺在病床上,臉色臘黃,己經不醒人事。父親則無助地坐在旁邊。
    這時,登巴醫生告訴我:“你媽媽流鼻血止不住,已經流了一盆子了。現在雖然鼻血止住了,但由于失血過多,如果不及時輸血,就會有生命危險。”
    那個年代,在理塘輸血是件多么不易的事啊。根本就沒有血庫,都是靠義務獻血,現抽現輸。
    看著母親亳無血色的面容,想想她那辛勤操勞的一生,止不住我熱淚盈眶,頓覺無比的揪心。
    我立馬央求登巴醫生抽我的血,我要給母親輸血!登巴醫生說:“那這樣最好,都不驗血了,直接就可以輸。”
      母親這會奇跡般地醒過來了,用微弱的聲音說道:“不要抽我兒子的血……不要抽我兒子的血……”
      我是救母心切,爬在母親床前,哽哽咽咽地說:“媽媽,我要給你輸血……媽媽,我一定要救你……”
      就這樣,我給母親輸了兩百CC血。看著母親臉色紅潤起來,想到母親有救了,我的心一下就放了下來,感到無比的欣慰。
      休息幾天之后,看到母親好了許多。我就回知青點去了。
      在知青點的日子也是倍受煎熬。
      看到知青戰友們一個個地 接到了錄取通知書, 那喜上眉稍的樣子,叫我好不羨慕。
    就這樣,我在點上苦苦等到4月10號。考分比我低很多的都收到了錄取通知書,可始終沒有我的錄取通知書。
      鄉文書老彭也著急了,他給我說:“不對哦,你怕是上縣招生辦去問一下吧?”
      我第二天搭上一輛拉煤的車,上了縣。
      去招生辦一問,天啦!尤如睛天霹靂在我頭頂炸響,我當時就懵了。原來是我自己的無知斷送了我的大學夢。我當時報了西南民院和康定師范高師班兩個志愿,但兩個學校均以體檢不合格而取消了我的錄取資格。
      事情是這樣的。體檢那天,我還在磚瓦廠打土坯。接到通知,我是一路跑去醫院的,醫生當時測血壓時,給我說過:“你血壓有點高哦。”我也沒在意。還回答說:“高就高唄”。
      現在想想,我們那時的確也是無知透頂,太混蛋了,真想狠揍自己一頓。
      讀書無望,安排工作就成了頭等大事。
      這個時侯,考起學校的都去讀書了,招干的也都去了州民干校,蓉蓉,亞亞和萍萍也都去了煤炭廠,我和花花就去了理塘糖廠當工人。
      從此離開了這片錘煉我們的廣闊天地。

    聚福彩票聚福彩票平台聚福彩票主页聚福彩票网站聚福彩票官网聚福彩票娱乐聚福彩票开户聚福彩票注册聚福彩票是真的吗聚福彩票登入聚福彩票快三聚福彩票时时彩聚福彩票手机app下载聚福彩票开奖 广汉 | 海西 | 嘉善 | 如东 | 开封 | 和县 | 黑河 | 邵阳 | 商洛 | 兴安盟 | 海北 | 喀什 | 万宁 | 攀枝花 | 崇左 | 图木舒克 | 惠东 | 赣州 | 桂林 | 芜湖 | 佛山 | 绵阳 | 乌兰察布 | 定西 | 泉州 | 南充 | 滁州 | 白沙 | 曲靖 | 巢湖 | 哈密 | 孝感 | 乌海 | 汕尾 | 海北 | 明港 | 延安 | 宜宾 | 黄山 | 杞县 | 晋中 | 张北 | 海东 | 项城 | 南安 | 安阳 | 咸宁 | 阿拉尔 | 昌都 | 黔南 | 海安 | 汕头 | 杞县 | 邯郸 | 长治 | 基隆 | 图木舒克 | 德宏 | 吉林 | 铜陵 | 垦利 | 池州 | 天水 | 寿光 | 怒江 | 项城 | 阿拉善盟 | 白银 | 南通 | 四平 | 黔南 | 六安 | 楚雄 | 鸡西 | 南安 | 庆阳 | 宁波 | 普洱 | 三门峡 | 临夏 | 锦州 | 肇庆 | 日喀则 | 兴安盟 | 衡水 | 崇左 | 汉中 | 迁安市 | 大理 | 阿坝 | 日照 | 邵阳 | 如皋 | 迪庆 | 东海 | 山南 | 迁安市 | 绥化 | 林芝 | 铜陵 | 延安 | 锡林郭勒 | 平潭 | 吉林长春 | 汕尾 | 东营 | 单县 | 兴安盟 | 吉安 | 长兴 | 甘孜 | 临夏 | 大同 | 泗阳 | 禹州 | 海拉尔 | 和田 | 黄山 | 九江 | 东海 | 无锡 | 崇左 | 朔州 | 乌兰察布 | 燕郊 | 芜湖 | 湘西 | 海西 | 咸阳 | 广汉 | 郴州 | 晋城 | 和田 | 柳州 | 毕节 | 昌吉 | 汕头 | 宿迁 | 哈密 | 抚州 | 喀什 | 芜湖 | 恩施 | 东海 | 蚌埠 | 广饶 | 固原 | 临沂 | 孝感 | 曲靖 | 辽源 | 巴音郭楞 | 连云港 | 渭南 | 三河 | 江门 | 海宁 | 安庆 | 佳木斯 | 乐清 | 连云港 | 德宏 | 乌兰察布 | 驻马店 | 沧州 | 武夷山 | 泉州 | 濮阳 | 牡丹江 | 赣州 | 昭通 | 朔州 | 阿拉善盟 | 毕节 | 辽宁沈阳 | 河北石家庄 | 馆陶 | 广饶 | 日喀则 | 鄂尔多斯 | 湖北武汉 | 三沙 | 平顶山 | 燕郊 | 张掖 | 渭南 | 青海西宁 | 怒江 | 张家口 | 汉中 | 博尔塔拉 | 渭南 | 安阳 | 大兴安岭 | 大丰 | 湘西 | 临汾 | 牡丹江 | 邳州 | 杞县 | 红河 | 铁岭 | 海拉尔 | 安阳 | 朔州 | 泉州 | 琼海 |